中国喷嘴(喷头)及喷射系统的领跑者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关注《穹顶之下:柴静雾霾调查》

柴静复出了,带着她的《穹顶之下:柴静雾霾调查》。

据文汇报报道,这部由柴静、优酷、人民网联合首发的视频有100多分钟,截至《穹顶之下》发布12个小时,它的点击量破600万次,评论超过1.2万条,并以每小时新播50万次的播放量迅速增长,创下严肃题材公益类长视频的播出纪录。

自2013年底从央视辞职,赴美产女后低调回京的柴静许久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再次亮相,却是以一个母亲的身份,重叠了央视主持人、资深社会调查记者的角色,因没有出生就身患良性肿瘤的女儿引起了对雾霾的关注。

在视频中,她围绕“雾霾是什么、从哪来、我们该怎么办”,采访了大量的专家学者、各路官员、工棚厂矿,抽丝剥茧地展现了雾霾治理困境中各色人物的立场与态度。

柴静把这份执着归结为“我与雾霾的一场私人恩怨”,那么看完了视频,母亲柴静与雾霾的死磕将改变什么?

新浪专栏作家“娱乐资本论”从媒体营销角度大赞柴静在此时公布视频的英明决策。

抛开周末公布,给广大网友、媒体留出空白时间用来期待“周一见”的牵肠挂肚之外,柴静可能更加着眼于在3月即将开始的全国两会前期引爆舆论话题。

观察者网分析入微,“两会即将召开,综合目前消息来看,环保将成为两会主题中最确定、范围和资金容纳程度最大的主题。2015 年对“十三五”环保规划的讨论,将掀开环保产业新一轮投资周期”。另外,今年是环保“十二五”规划的最后一年,也是中央政府和环保部开始讨论、制定“十三五”规划的年份。

人民网对柴静的专访,更加暴露了柴静团队献计献策,借此推动相关部门治理雾霾的初衷。

柴静对人民网记者表示当前《大气防治法》正在修订,除了演讲,她将采访的资料和稿件都发给了全国人大法工委,希望能为法律修订带来一点参照。

此外,她将稿件也发给了正在制订国家油气体制改革方案的小组成员,并得到反馈。

“娱乐资本论”猜测,此次的环保议题设置,能不能引发全国两会的讨论,并达到柴静团队所设想的通过舆论倒逼当局的效果,仍需拭目以待。

柴静的视频中有这样一幕,每天子夜凌晨,北京的PM2.5数值比车流滚滚的白天还要高,为了一探究竟,她来到延庆,调查柴油货车排放不达标并大面积造假的现状。

片中讲述,外地半夜进京汽车大面积造假,合格证全是真的,车型也全是真的,环保部门也发了国四的绿标,只有那个车是国一的排放标准,却没有一个部门去检查,这成了“行业的秘密”,这种不达标车辆颗粒物的排放量就是国四车的500倍。

大货车排放的设计缺陷问题归哪个部门管?

柴静从下面的回答中发现了执法主体虚置的问题——环保部:听说不是我们;工信部:绝对不是我们;质检总局:好像是我们三家。

对此,环保部门处境尴尬,“不敢张嘴,怕别人看到我们没牙”。

不执法的结果就是逼别人作假。

造假的车企老板说,如果环保部能够去执法,去抓那些造假的车辆,我保证第二天就生产真的,否则的话我生产真的,别人生产假的,明天我就垮了。

全国观众面前被人扒光“没有牙齿”的尴尬,环保部能否硬得起来呢?说到底,治霾不是环保部门一家的事情,治地方各级主要官员脑子里的霾才是难题。

片中还直指我国油企垄断,中国最好油品比发达国家低2个等级,只要提高一个等级,污染物排放量就可以减少10%。

为什么我们不赶紧把油品弄的干净一点呢?

原来,在我国,国家车用燃油质量标准是由石化石油行业主导的。自己给自己制定标准,石化行业怎么能狠得下心,“国家标准不够高”成了苍白无力的借口。

死磕雾霾的柴静接着问环保部、环科院参与制定油品标准的人,你为什么不把标准定高一点呢?环保部门和发改委却对石油石化企业无可奈何。

国家发改委某官员道出无奈:“人家(石油石化企业)根本不搭理我们,他副部级单位,你拿什么招啊,你价格司今年不涨价,明年逼上门来,你涨不涨,不涨我断供了”。

柴静毫不怯懦地指责对石化石油企业“中石化已经是一个世界500强之一了,刚刚公布的是去年营业收入2万亿,如此庞大一个国有企业了,为什么不能够在关于环境问题上能够更多的承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呢?”

国家部委都不放在眼里的两桶油,会理会一个和雾霾死磕的母亲吗?

穹顶之下》里,柴静还讲述了这样一种现象,有些真心想搞环保的企业因为搞环保而不得不加大投入,生产成本因此加大,导致产品的价格上升。反观那些污染企业,因为不搞环保则生产成本相对较低,导致产品的价格更具竞争力,迫使环保企业要么失去竞争力,要么放弃环保。

据新华网报道,2013年5月环保部发布华北平原排污企业地下水污染专项检查的通报,对88家企业处以污染罚款,罚金总额613万元,平均每家不到7万元。

财新网专栏作家陈立彤对此评价,“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一些企业投巨资搞环保,却陷入‘劣币驱逐良币’的境地。”

多年来,唯GDP论、片面的政绩观让地方政府为了财政税收对污染企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陈立彤认为,“我们的行政立法、行政执法及公检法司对污染企业的惩处似乎总是羞羞答答,好像害怕受害者们或原告们会把污染企业诉垮、把GDP给拉下来,从而有意无意地在纵容,好像在一场足球比赛中吹偏哨,把捉奸犯科的都留在了场上,把老老实实打比赛的全都吹下场”。

最终,穹顶之下的雾霾成了每个人的噩梦。

柴静携《穹顶》归来看起来已经顺利主导了媒体圈的舆论议题,一场母亲与雾霾的死磕能否带动起更深层次的推进,仅是一场感动的盛宴,还是一次真正的公民行动,让时间来证明吧。

来源:新浪http://news.sina.com.cn/c/zg/jpm/2015-03-01/1537727.html

联系方式
0514-86821473(总线)
0514-86821475(销售)
0514-86828555(传真)
info@boji.cn